专访赵又廷:我不是男神,比帅比魅力拼不过“夜华”吧

发布时间:2020-09-21 10:43 来源:娱乐快报网

  “比如我们拍这部剧时,我就特别坚信这是个好作品。不是为成绩和结果,就是想把戏演好,把人物做出来,就很有成就感。”

  腾讯新闻《一线》 作者:胡梦莹

  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夜华”冷酷外表下深藏细腻,形象又酥又温柔,至今都被奉为仙侠界的一代男神。凭借“整容式演技”,赵又廷也完成事业上的一次飞跃。

  最火的时候,他几乎消失在电视圈。

  再见到赵又廷是在新剧《平凡的荣耀》中,期间整整相隔三年。粉丝们为之沸腾,直呼这是“姑父的一次下凡”。

  接受腾讯新闻《一线》专访时,赵又廷也坦诚这些年的淡出。因夜华火爆之后,一度有不少类似项目找上来,但他没有乘胜追击。“倒不是不想走那样的戏路,而是觉得太快。如果角色和故事都没三生好,那又何必?如果要拿出下一部,至少得保证能媲美甚至超越前作。”

  他自认很难再超越夜华,“和他比帅、比魅力、比男神,我现在肯定是比不过的。所以就干脆把那个留在当时的美好里就可以。”

  《平凡的荣耀》则是一部完全不同的作品,“很正经的职场剧,没有感情线。有别于其他职场剧项目,调性不一样,服务的观众也不一样。我不太能想象到,自己会是什么样的状态。”这种不可预设令他感到兴奋,跃跃欲试。

  剧中,他扮演的吴恪之是投行中的异类,脾气暴躁,郁郁不得志。赵又廷蓄起胡子,顶着一头花白头发出场,衬衣永远皱巴巴——依然是英俊的中年人,却和记忆中夜华的仙帅形象相去甚远。“我希望每次都能看到陌生的、新鲜的自己,给观众带来新鲜感。”他向《一线》直言,比起荧屏男神,“剧抛脸”才是自己一贯以来所追求的。

  人们重新谈及他的演技,感慨是又一次“整容式演出”。作品也赢得口碑,被称赞真实到近乎白描。但声势并不浩荡,和同期一些热播剧比,话题度不高。“这就是现实。好像是一个必然结果,但不成爆款、没有那么多人看都没关系,如果能成为口碑佳作,能成为愿意在这样环境里作出这么大胆事情的品质剧,也很好。”

  在演艺圈竞争的洪流中,他有理想,不激进。有一天会不会向市场妥协?他戏谑道:“如果特别有危机感,没戏拍了,会接啊。”

  照镜子看“吴恪之”很陌生,眼睛曾受伤拍眼神戏不易

  《一线》:《平凡的荣耀》开播发布会上,你提到“吴恪之”对你很有挑战性,年龄感是否是一大难点?

  赵又廷:算是。我必须做到,把年纪和小白拉开差距。否则会像兄弟,而不是严父或者师父的形象。另外的挑战是,怎么把自己做成历经沧桑的大叔,有别于平时的形象,需要从外形上用一些方法以达到效果。

  《一线》:他被认为性格矛盾、口是心非,表面对下属严格,其实非常护犊子。怎么看待这种两面性?

  赵又廷:每个人都有两面性。不同角度看是不同结果。像脾气暴躁可能是缺点,但往好的看就是直肠子、性情中人。不耍心机,想什么说什么。这样的人容易相处,不用猜他心思。不要踩雷,他就会好好的。

  又比如他特别有原则,做事有信念感、坚持,也很有勇气。听上去是好事,但也会被这些原则给束缚住,总是自己卡在一个小小框子里走不出来。但这些都还好,我就是把他的特点放大突出,这些刚好是他最有魅力的部分。

  《一线》:也有网友质疑,他的不够圆滑不似职场老人。

  赵又廷:确实,如果他够圆滑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如果不这样,不是这个吴恪之,那这戏就没法拍了。我明白大家可能会说,现实中怎么可能这样。但我们毕竟是拍戏,至少我自己希望把现实中一些大家想做不敢做的事,在剧中呈现出来,让大家过瘾一番,爽一番。

  《一线》:吴恪之出场时头发油腻,会不会为了“效果”几天不洗头?

  赵又廷:这个倒没有,每天都还是乖乖洗头。可能头发也做了一些处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特意抹东西让它变油腻,挑染白头发倒是有。然后黑眼圈加深,让自己浮肿一些,走路驼背一些,用各种方法让这个形象鲜明一点。

  《一线》:定妆后照镜子是什么感觉?

  赵又廷:很陌生。所以我们成功了。看到的不是自己,是吴恪之。

  《一线》:剧中的普通话几乎没有台湾口音,反而是浓重的儿化音。为练好北京话下了哪些功夫?

  赵又廷:也是久而久之,普通话越说越熟练。在片场也请导演帮我把关。我先说,如果说不好后期再给我个机会。所以他也很看重这事,后期配音时我们又纠出很多东西。可以更好、更自然的,我们都重新配。

  《一线》:眼神戏被广泛称赞,网友们戏称是又一次的“整容式演技”、“变脸艺术家”,表演上挑战大吗?

  赵又廷:拍摄时有比较多的室内戏,会有一些强光。我眼睛受过伤,要保持十几秒不眨、展现特别坚定的眼神,对我是有挑战的。会特别干涩,有一个强大的压力迫使你必须眨眼睛。但我又必须做到这件事。

  “嘶吼”是门技能,不怕被写进履历表

  《一线》:早前《致青春》里一句“你神经病啊”被奉为经典,这次剧中“他妈是谁啊”、“别碰我”之类的不正经台词又挺火,有你的原创吗?

  赵又廷:非常好啊。不管大家关注什么,如果能通过台词记住一部戏,也挺好的。可能藉由喜剧点出发,重温我们当时想传达的正面信息。原创方面肯定有,很多是当下聊着聊着,大家即兴发挥出的东西。

  《一线》:吴恪之的嘶吼片段也被做成表情包,在微博上流传挺广。

  赵又廷:每隔几年来一次咆哮表情包(笑)。大家之前的用腻了,就给一批新的。

  《一线》:会保存自己表情包,发微信时用吗?

  赵又廷:比较少,但我会把特别有趣的保存下来。

  《一线》:《致青春》、《痞子英雄》里都有嘶吼戏份,既然你提到过,嘶吼很辛苦,是否问过导演,为什么总让你吼?

  赵又廷:戏演多了,经验会告诉你,尽量往收着、往内敛地演。但有时实在传递不过去,可能逐渐往外释放,会是保守的方式。这次人物需求上,导演希望前期拉大冲突,比较有震慑力,所以希望我能够给满。

  我也反复和导演确认,“会不会多?会不会过?太凶了。”他说,“没事,我觉得挺好的。”既然由导演把关这个事,就要全权信任他,听他的。

  《一线》:会担心“咆哮”变成标签吗?

  赵又廷:我后来发现,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为什么会反复出现咆哮戏?因为你能咆哮,能扛得住这东西,咆哮就可以写在你的履历表上。

  每个人咆哮时,能量都不大一样。有的人不知道是放不开还是怎样,声线不一,有些人咆哮声会变得特别尖,就是不太好听。但我咆哮就有种沙哑感,威力蛮足的,咆哮十几、二十条都没问题。

  《一线》:不会叫破喉咙。

  赵又廷:对,好像不太会。所以这不是演技,是嗓子能扛。

  遇见魏大勋会忍不住毒舌,白敬亭吃狗粮不关我事

  《一线》:很多网友称你为“吴爸爸”,并把你和孙弈秋的相爱相杀形容为“爸爸再爱我一次”。

  赵又廷:挺好呀。反正越多人讨论这个剧,讨论这些角色,都是好事。

  《一线》:他对“儿子”、“女儿”两张脸,对小兰笑嘻嘻,对孙弈秋就冷着脸,怎么理解这种变化?

  赵又廷:挺典型。男人比较能体会这个,就和“儿子散养、女儿富养”一个概念。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一线》:和小兰那样类似后辈小女生的相处,会融入平时和女儿相处时的感觉吗?

  赵又廷:好像也不至于。家里宝宝还小,兰芊翊毕竟初入社会。但我们当时下了很多功夫在吴恪之和小兰之间的互动上。因为必须把分寸感拿捏好,就是一个欣赏下属的上司、欣赏后辈的前辈,仅此而已。不能让别人有遐想空间。如果太靠近,流露出宠溺感也不太多,因为她能力也很强,不需要你这样。

  这比起和孙弈秋的互动,表演上得更细腻。但前期和孙弈秋矛盾在表演上的分寸感,也需要反复尝试。

  《一线》:曾说魏大勋是“团欺”、特别自恋,会怎么欺负他?

  赵又廷:自然而然地欺负他。他有很多可吐槽的点,这人一天到晚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觉得我胖了没?”我就想说,没人会在乎他到底胖了没,谁管你啊大哥。他说:“我觉得我有点胖了。”特别在乎自己的形象。(笑)

  《一线》:遇到他之后,似乎情不自禁会比平时毒舌一些?

  赵又廷:非常。这件事赖他,不赖其他人。他自带那种“嘲讽我吧”、“你不打击我 我难受”的气场。

  《一线》:白敬亭开玩笑说,再也不要和你合作了,因为你拍戏总是当他面撒狗粮?

  赵又廷:害,那是他自己问题。谁让他偷听别人打电话?我没有刻意撒。真的没有。因为我知道,他心里有点苦。

  比帅比魅力拼不过“夜华”,不如把美好留在记忆中

  《一线》:曾透露,希望形象上能尽可能还原剧本状态,比如尝试谢顶、增肥,但都被制作方否决,原因是“你可是夜华啊”。当时会特别无奈吗?

  赵又廷:一半一半。我也觉得,我在提非常无理的要求。一半是无奈妥协,另一半也挺难受。确实,大家得提醒我说,这部剧很接地气很现实,但精品包装的东西还是得存在。

  我也会想,自己有时会想走得极端、极致,什么都给我100%、200%,但会发现,往往到极致未必是好的结果。所以也需要身边人提醒我,谢顶、增肥对这部剧没有任何帮助。事实确实是如此。

  《一线》:以你的年纪去够大叔的角色,会不会担心戏路过早进入中年期?比如一些女演员也会感慨,20几岁演过熟龄女性,就再没人找她演少女。

  赵又廷:不太会,我也没有那么年轻,演这样的角色我觉得差不多。可能就比实际年龄大个5、6岁,应该还好。

  但是20岁去演熟女确实是挺难跨越的挑战。就像让我回去演高中生,肯定做不了。但我觉得还好,这方面不太担心。每部戏都呈现出不同面貌。我相信还是能够做到的。

  《一线》:怎么看戏里的胡子造型?

  赵又廷:挺好的,刚好在一个拿捏地还不错的分寸。再多,可能就会有点太邋遢,太难看。现在有一点胡茬还行。

  《一线》:生活中也会留胡茬吗?

  赵又廷:会啊。如果连续几天在家都没事,不用见人,我就不会特意刮。

  《一线》:你有偶像包袱吗?

  赵又廷:一定有。但我不知道,现在想不到会是什么。可能对自己的作品呈现有包袱,或者说对自我、对作品有要求。如果被误解,或达不到预期,肯定心理会有点不舒服。

  《一线》:“夜华”已经成为你演艺生涯的一个重要标签,近几年会觉得当“男神”是一种负担吗?

  赵又廷:当男神肯定有负担,但我还好。我不是男神,这标签就不是那么重要。真的担心,就不会演吴恪之这样的角色。

  《一线》:决定接下吴恪之,是否有意把夜华那种仙帅的荧屏形象打破?

  赵又廷:倒不会。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后接的戏,很难再超越那个夜华了,就是你要和夜华比帅、比魅力、比男神,我觉得肯定是比不过的。所以就干脆把那个留在当时的美好里就可以。

  《平凡的荣耀》没成爆款没关系,哪天没戏拍也许会考虑狗血剧

  《一线》:这是你在“三生”时隔多年后接的第一部电视剧,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赵又廷:没有感情线。故事很好,特别认真地想要做一个正经的职场剧。有别于其他项目,调性不太一样,服务的观众也不一样。

  如果演一个职场上的精英霸道总裁,怎么演、或者剧情大致走向都能预料到。但《平凡的荣耀》不大能想象到自己的状态,所以跃跃欲试。加上“吴恪之”这个角色也挺有挑战性、突破性。

  《一线》:刚才说到“两面性”,现实中你的两面性在于什么?

  赵又廷:比如我们拍这部剧时,我就特别坚信这是个好作品。不是为成绩和结果,就是想把戏演好,把人物做出来,就很有成就感。

  但现在它播出了,还是希望它有个好结果。虽然也说服自己:“哎呀,我们拍的本就是比较另类的剧,没有感情线,本身门槛也高,也许大家累了会想看轻松的东西,就类似过去的那种作品。”虽然在说服自己,但同时又觉得为什么豆瓣评分7.7、7.8,不是8.5?为什么收视破2,不是破3?还是会有一些虚荣的东西。

  《一线》:对它的播出现状感到遗憾?

  赵又廷:遗憾不至于。就是自己那么看重的东西,很自然而然的会希望大家多看重。

  《一线》:《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后,这是你接的第一部电视剧。这些年找上来的剧本是否很多类似“三生”,“夜华”会阻碍你的戏路吗?

  赵又廷:“三生”火了之后,确实有很多相似项目找过来。我倒不是不想走那样的戏路,而是觉得太快了,立刻再演另一个东西,如果角色和故事都没有“三生”好,那又何必?没必要那么快,不是说怕观众失望。而是如果你要拿出下一部,又是同类型,至少得保证能媲美甚至超越之前的,特别在短时间内。

  《一线》:但确实,很多人都期待你再演一次仙侠剧,还有可能吗?

  赵又廷:我也不知道。我觉得夜华是夜华,你下一个出来的,即便是神幻、仙侠,也会是另一种魅力。他不会是比照夜华去做的,肯定是另一个人。他有魅力的地方肯定和夜华不一样,没什么好比较的。

  而且我也有拍《阴阳师》,只不过还没上。不过是完全不同类型,调性不同,不太担心比较这事。

  《一线》:都夸你是典型的“剧抛脸”,演什么像什么,这是你一贯的追求?

  赵又廷:绝对是。每次都希望能看到一个陌生的、新鲜的自己,给观众带来新鲜感。所以每次都会挑战自我,去做出不一样的东西。

  《一线》:这几年,市场上一些用心打造的品质剧似乎真不一定火,靠撒狗血话题博眼球的倒容易上热搜。

  赵又廷:那就是现实。我们现在就活在一个快节奏、瞬息万变的时代。好像是一个必然结果。但也没关系,哪怕《平凡的荣耀》不是一个爆款,没有那么多人看,如果它能成为口碑佳作,能成为愿意在这样环境里做出这么大胆事的品质剧,那就很好。到最后,大家会记住经典作品里的台词或桥段。但可能最近看的商业爆米花电影,看过也就忘了。

  《一线》:如果撒狗血、有爆款面相的戏找上你,会妥协吗?

  赵又廷:如果那时必须得接这个,已经特别有危机感,没戏拍了,那当然接。

  《一线》:未来还有特别想挑战的类型吗?

  赵又廷:这几年我一直在说喜剧,就是那种纯喜剧,好像还没有正式挑战过,一直在好奇会是什么样的。或者反派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