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捧不红的4位主持人:有人登上春晚,有人顶替董卿主持节目

发布时间:2021-11-16 10:29 来源: 娱乐快报网

  作为国内电视媒体的代表,的市场价值不仅仅体现在其制作节目、晚会能够得到更高占有率,对于主持人的事业发展来说,相较于地方台也是更好的选择。

  入职能让年轻主持人获得更多机会,因为该平台自身节目出众的市场占有率,帮助年轻主持人在事业发展阶段得到市场更多观众了解。

  另外一方面,在制作方高标准、严要求的工作环境中,也有利于年轻主持人自身主持水平的提高。

  从观众的角度出发,了解到一位主持人往往通过两个渠道:节目或者晚会,一档优质节目或者说一档市占率高的晚会,能够帮助年轻主持人获得更高的。

  具体来讲,那些登上春晚舞台的主持面孔、那些在门面节目中参与主持工作的年轻主持人,是不是被观众了解的概率更高呢?

  不过哪位主持人不想要出现在这些重要的主持舞台上呢?只是机会有限,而决定是否使用某位主持人的权力在制作方手中。

  这里就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是否愿意捧红该主持人。

  似乎“捧红”这个标签更多会出现在娱乐圈明星艺人的身上,观众往往会通过一些资源来判断是否有制作方想要捧红某位艺人。

  其实在具有竞争性的工作环境中,“捧红”这个标签都会出现,也不意外,换个词来形容就是“主持机会的分配”。

  那些得到所分配的优质主持机会的主持人将获得更大概率的成名机会,当然的选择也是建立在对主持人实力以及市场口碑的判断之上,两者具有一定联系,但又不是完全紧密的联系。

  更何况从主持人的发展情况来看,也并非给予机会就能够走红,同样存在有资源却始终无法走红的主持人。

  01 张蕾

  针对张蕾,市场观众似乎还处在一个“意难平”的阶段,始终有观众认为并没有给予张蕾足够出众的主持机会,举例子的话就是指张蕾从来没有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在观众面前。

  当然这些观众是建立在认可张蕾主持能力的基础上,只是真的没有能力判断出张蕾的水平吗?或者说张蕾足够出彩的话,又怎么可能不分配其在重要场合参与主持呢?

  且不谈已经离开的周涛、渐渐退出一线舞台的董卿,就拿朱迅、李思思进行比较的话,张蕾真的具备足够的市场竞争力吗?

  换个角度讲,是否也是在将三位主持人放在一起对比之后,才选择将更加重要的主持机会交给朱迅、李思思来完成呢?

  作为节目制作方,不可能以主观判断来决定市场观众对主持人的态度,而张蕾之所以会在竞争中稍逊一筹,显然就是因为没有“捧红”她。

  当主持机会交到张蕾手中、当聚光灯照在张蕾身上的时候,她理应展现更加出众的业务能力,然而最终结果却是张蕾成为观众心中的“意难平”。

  02 张舒越

  春晚舞台对张舒越来讲是一把“双刃剑”,提高其市场知名度不假,却也让她遭受观众更多的质疑。

  从观点出发,张舒越不就是给予主持机会,但“捧不红”的主持人吗?

  春晚是多少优秀主持人想登但却登不上的舞台,年轻的张舒越能够担任主持工作,足以看出想要捧红她的决心。

  只是从当前张舒越的市场口碑来看,这种拔苗助长式的培养方式显然不适合张舒越。

  其实从主持人大赛总决赛开始,就有观众质疑张舒越实力和名次不匹配的问题,而登上春晚舞台无疑将这个问题再次放大,一时间观众对春晚质量的否定也聚焦在主持人身上,而张舒越就是那个被指责的焦点。

  登上春晚只能代表想要捧红张舒越,不代表市场观众愿意认可张舒越的主持工作,最终的想法让张舒越被市场定位“捧不红的主持人”。

  03 杨帆

  杨帆究竟是缺少机会还是“捧不红”?这个问题的探讨答案相信会有很多争议的声音。

  市场观众往往认为在主持《黄金100秒》《越战越勇》等代表节目之后,应该给予杨帆登上春晚舞台的机会,而结果是杨帆屡屡和春晚主舞台失之交臂,所以观众认为杨帆缺少大舞台的主持机会。

  如果换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将《黄金100秒》《越战越勇》看作给予杨帆主持机会的话,是否会产生一个全新的思路呢?

  观众就不会继续认为是杨帆缺少机会,而是在给予相关资源之后,市场观众并没有给予杨帆足够高的认可,所以导致杨帆始终距离一线主持人一步之遥。

  这是一个可以从两个方向考虑的问题,最终结果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杨帆始终登不上春晚舞台。

  说他缺少机会也好、说他“捧不红”也好,对于喜欢杨帆主持表现的观众来讲,不会因为这些标签改变自己对杨帆的看法;而对于不喜欢杨帆的观众来讲,红或者不红显得更加不重要。

  04 龙洋

  和张舒越相同,当龙洋的身影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之后,来自市场观众的评价更多是质疑,这是每一位年轻主持人在事业发展阶段都会经历的过程。

  龙洋、张舒越如此,董卿同样如此。

  当愿意将该机会交给这些年轻的主持人,就代表从制作方角度出发,认为这些主持人具备走红的潜质。

  不只是春晚舞台,在董卿离开《诗词大会》舞台之后,顶替她参与节目主持工作的人选也是龙洋。

  从主持资源来看,似乎没有哪一位年轻主持人能够和龙洋相比较,而通过节目的收视率来看,似乎龙洋也得到了市场观众的认可。

  这里同样需要考虑一个问题:究竟是龙洋得到了市场观众的认可还是节目得到了市场观众的认可。

  毕竟《诗词大会》在董卿的主持下以及具备极高的市场占有率,龙洋更像是那些“后人乘凉”的主持人,而她顶替董卿出现在节目主持舞台,也被迫被观众将其和董卿相比较。

  给予主持机会只是步,主持人想要真正走红还是需要在业务能力上得到市场观众的认可。

  康辉也好、任鲁豫也好,不都是业务能力首先得到认可,而给予的机会则是其事业发展的点睛之笔,对于这些“捧不红”的主持人来说需要学习。